小時候夢想是做裁縫,現在想成為電視人。
「まだまだだね。」

我是一個冷酷無情的賽車手( ̀∧ ́)

( ̀⌄ ́)婉兒跟我說晚安了!

婉兒婉兒中秋節快樂哦( ̀⌄ ́)記得看月亮哦月亮超漂亮噠!

想和婉兒一起做甜甜的事,說甜甜的話,想甜甜的夢想,讓婉兒變成甜甜的婉兒。


我好害怕啊。像聾了一樣聽不見婉兒的聲音像盲了一樣看不見婉兒了。


今天想到的詞是,

幽閉。

婉兒婉兒,月亮好漂亮!

婉兒是

湖面泛映的光點,

奶茶裡的半糖、

錶盤上的時針。

虎头九连

我好期待冬天呀。


爬進你的口袋裡,我先睡了。

婉兒:


快遞剛寄出去,沒有寫便簽,這裏一併說明。寄出用的包,是我手頭唯一的大包,你回來的早可以順便帶給我,不回來自用或丟掉都可以;原本寄出的東西裡有粉色那支防曬,但順豐說寄不了,所以過兩天給你買支新的;裝了一盒RCMA的散粉,粉扑的size買錯了所以用化妝棉臨時壓了一下,打開的時候小心粉會灑出來。抱歉準備不周給你添麻煩了;棉條都還給你了,之前看到那條微博底下的評論裡的姑娘說棉條有效果,總之先給你用著;隱形我全部都寄過去了,所以這邊沒有存貨了,因為我分不清度數,怕寄過去度數錯了所以全都寄過去了。衣服也都寄過了,這邊沒有剩的。


報個平安:我過的非常好,你不用擔心。


請你不要再去找...

所以找一個互不相愛的陌生人上床,真的能忘記深愛的人嗎?

1 / 11

© リン | Powered by LOFTER